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lu8466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玫瑰即使更名,芳香依旧。 直到死亡恶梦才会结束,直到死亡我们才能相见。 飞翔的鸟儿拒绝忧伤,亲爱的,我们无法拒绝,但我们可以控制,总有一天我们会获得幸福。 温柔即是强大! 我が恋の我が死後を待つ葉鶴頭 除去恐惧本身之外,没有什么值得恐惧的。

网易考拉推荐

纯情罗曼史 DORAMA CD  

2008-11-17 20:14:11|  分类: 耽美之美 腐女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AST:
高桥美咲  --  樱井孝宏
宇佐见秋彦  --  花田光
宇佐见春彦  --  鳥海浩辅
角圭一 -- 千叶一伸
宇佐见冬彦 -- 小杉十郎太

01-愛情
美咲:正在北海道旅行的哥哥和嫂嫂,你們現在可好?我過得還不錯(大概)……收到你們從北海道寄來的醃鮭魚了[注:北海道特產],就這一份禮物我就已經很滿足了(不過綠球藻就不必了吧……)我最近扭傷了腳,要追究責任的話…………統統都是宇佐見秋彥的錯!
角:美~咲~
美咲:啊!別湊……
角:幹嗎~好傷人哪
美咲:抱歉抱歉,原來是角先輩!『突然被人抱住什麼的,差點以為是那個笨蛋ウサギ……』
角:準備去打工嗎?
美咲:沒有啦,今天不用去。
角:我打算去書店晃一圈,一起?
美咲:我去我去!!!沒准喜歡的漫畫會提前發售呢!
角:你的腳好像一直沒痊癒啊
美咲:嗯,不過沒事的,已經不太痛了。穿鞋子也沒什麼問題。不過真得很不好意思啊,因為扭傷了腳,連學院祭的忙都幫不上……
角:沒關係啦,別往心裏去
美咲:而且這本來就是我提出的…………『追究起來,為什麼我會扭傷腳的緣由……』
美咲扭傷全過程,Start——
路上偶遇ウサギ哥哥
我想和ウサギ哥哥解釋清楚讓他能夠停止“草莓攻擊”,可他卻完全不給我機會說……
他說有話想好好和我說,把我帶去了他家
ウサギ哥哥的家=ウサギ的家
有那麼點被吊起胃口的美咲,向著ウサギ家出發!
ウサギ家根本就是個主題公園……有女僕、有塞巴斯醬(管家)、有亞歷山大(家犬)還有小玉(家貓)!(汪汪——喵————) [注:這裏請參考「純情ロマンチカⅥ」的第2軌相關內容。]
被ウサギ哥哥關起來了!(放我出去————!!!)
危機!逃不掉了!
將身旁的窗簾當作繩子來用終於逃了出去
可是麻煩來了……窗簾破了!
美咲君墜落——GOAL!!!
美咲:那之後我斷斷續續探聽到了一些理由,說是ウサギ哥哥會把我關起來,都是因為ウサギ到家裏去的原因……也就是說,“如果ウサギ不來的話就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這麼想我是不是太壞了呢 TAT
【RUBY CD COLLECTION 中村春菊原作 純情ロマンチカ 7】
美咲:我叫高橋美咲,19歲,現在正和超有名的小說作家兼bl小說作家宇佐見秋彥(通稱ウサギ)在他的住所同居中,前些日子我被ウサギ的哥哥——春彥先生帶去了宇佐見家強行關了起來。那裏根本就是一個遠遠超乎常識的另一個世界!在廣闊的地基上聳立著一座我等庶民想像不到的超豪華洋房。可是,那裏卻有著些許揮之不去的冰冷感,我覺得自己窺探到了ウサギ孤單的童年……可是話又說回來,ウサギ一個人也就算了,連ウサギ哥哥都……完全不知道他在搞什麼名堂……我該不會是中邪了吧~~~(p_q)
美咲:唉~頭一次開學院祭,我也好想參加啊~~~
角:那麼想加入的話,當天我們社團的鬼屋,你來幫忙吧?
美咲:欸,前輩,真得可以嗎?
角:只不過是接待客人的簡單活兒罷了
美咲:我幹!讓我幹吧!太好啦~~小京都神秘熱氣混浴殺人事件!一時興起在途中下車的旅客,就在那時他看到了家政婦!
角:只不過是個鬼屋而已……
美咲:欸~~可是前輩……
角:怎麼了?
美咲:不好意思,走正門有麻煩,咱們走後門吧……
角:哈~有什麼關係,宇佐見先生又來接你了對吧
美咲:所以才覺得很丟臉嘛!我怎麼說他都聽不進去,真不知道該拿那個人怎麼辦……『自從我受傷以來,ウサギ更是變本加厲得來對我管這管那的,一直到現在他都還什麼事情都不許我做……』
角:呵呵~這不是挺好的,有“被愛”的感覺呀~
美咲:“被愛”……嗎……?
畫面1:
ウサギ:[嗶嗶——] 美咲!
美咲:呃!
女生:呵呵~又來接了?
美咲:搞得像變態跟蹤狂一樣的埋伏,這也是……愛?
畫面2:

[抱起]
美咲:做飯時候將我抱起……看起來像是為了保護我的腳吧,可這麼一來我怎麼做飯……?這也是……愛?
畫面3:

ウサギ:來,張口,啊~~~
美咲:啊————
美咲:吃飯時都照顧的“無微不至”,這……也是愛?
畫面4:

美咲:連陪睡時都得貼得“親密無間”,這也算……是……愛?
美咲:我總覺得愛應該是更輕鬆一點、帶點粉紅色的感覺呐…………為什麼我的戀愛會這麼蒼白啊~~~
角:欸~~我倒是很鍾情於這種令人窒息的愛呢~~嘛,把你像親弟弟一般的照顧到家,我想他應該也懷有這種責任感吧
美咲:可是萬事都得有個度……呃!!!你怎麼在這裏?!!
ウサギ:你的思考模式怎麼會這麼簡單?
美咲:我、我今天要和前輩去書店,你自己先回去啦
角:你好,宇佐見老師~
ウサギ:等你腳好了再說,上車,美咲
美咲:你管得太寬了啦!說到底這還不都是你的……啊!讓我出去,喂!ウサギ,快點讓我出去啦!
角:宇佐見老師,本週末我們有個學院祭,此事我想您應該已經聽說了吧,美咲已經答應來我的社團幫忙了~那天我有整整一天的時間將美咲留在身邊,您應該不會介意吧~?
ウサギ:不行!
角:呵呵~
美咲:氣死我了!你這算什麼嘛,我輕鬆愉快的大學生活你就這麼看不順眼啊?
ウサギ:你怎麼還和那小子粘在一起?什麼學院祭的幫忙,不是都已經和他挑明瞭我們兩個的關係了嗎
美咲:……我說你啊,我之前就和你說了,一個你一點都不瞭解的人就根據外表去斷定他的好壞,你不覺得這樣不對嗎?
ウサギ:到底是誰不瞭解別人啊?
美咲:當然是你了!別對我的交友權利指指點點的好不好,前輩他真的是個好人,教了我很多事情……
ウサギ:美咲!你還沒看出那小子在對你動歪腦筋嗎?!
美咲:哈?動歪腦筋?前輩?你傻了啊?……根本不可能嘛!
ウサギ:傻的是你!
美咲:吵死了,放手啦!
ウサギ:你實在太容易被人騙了!
美咲:哪里有!啊,你也適可而止一點,稍微為我想一想好不好,我又不還在讀小學的小學生!不過就是扭了個腳,你就別約束我那麼多了,也別來破壞我的友情!
ウサギ:約束?我這是愛你吧!
美咲:這哪里是叫“愛”啊?!
ウサギ:反正你以後別和他在一起了!
美咲:你別管我!
ウサギ:美咲!
美咲:適可而止一點,別把角先輩想得和你一樣!你以為外面人人都是homo嗎?再有,我話先說在前面,跟誰在一起,在一起幹嘛,我沒有義務要從頭到尾和你彙報,同樣的,你也沒有權力來對我指手畫腳!
美咲:『怎……怎麼了?照以前的話,他早就會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來賭我口了……表情看上去好像有點…彆扭的樣子?』總……總之就先這樣,我、我去買晚飯的材料……
ウサギ:我……愛你……所以……
美咲:什、什麼啊……
ウサギ:所以……
美咲:啊、對了!今天晚上我們吃泡菜鍋哦,你聽說過嗎?泡菜再放到鍋裏前先在油鍋裏炒一下,這種做法超好吃哦!那我走咯,拜拜~~~
美咲:嚇死我了……那傢伙搞什麼,老是在這種微妙的時刻爆出驚人之語……他幹嗎要胡思亂想啊,角先輩不過就是個普通朋友罷了,何必逮著誰就往誰頭上貼homo的牌子啊!肯定是BL小說寫太多了!再說,他難道以為我是那種被人一招手就會忙不迭得跟著人屁股走的人嗎?大錯特…………
春彥:要想知道後話就跟我回家
美咲:哇~~~ウサギ的家?好想看看哦~~~~帶我去吧,好興奮~~~
美咲:……好吧,我的確是跟著人屁股就走了…………可、可是那是因為^……
[手機鈴聲]
美咲:喂?
春彥:是我
美咲:『ウサギ哥哥————這時機也掐的太准了吧!不對,先等一下……他怎麼知道我手機號碼的?他連這都調查了嗎?』
春彥:你的腳傷怎麼樣了?
美咲:啊?哦……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欸、為什麼我的號碼……
春彥:我想再和你談一談
美咲:哈?
春彥:我喜歡你,所以…… [注:『君が好きだ、だから…』果然是兄弟,和之前ウサギ說的話如出一轍……XD]
美咲:抱歉,這不可能!!!![掛電話] 呼————『你瞧吧,我這不就按照自己的意願好好的回絕了人家了嘛!又沒被人騙……歸根結底,錯都錯在ウサギ覺得人人都和自己一樣。角先輩是我的前輩,也是我的朋友,我想他一定也是這麼看我的。ウサギ兄是怎麼想得我雖然不知道,可他畢竟是ウサギ的哥哥……ウサギ……ウサギ是…………除了ウサギ怎麼可能還有別人呢……』

 
02-學祭
某學生:來一份蕎麥燒烤怎麼樣?蕎麥燒烤——
某學生:這裏是美術部~~~我們可以為客人畫像~~~
美咲:前輩~~~
角:美咲?唔~真可愛,你還真是很適合這身行頭哪~穿上布偶熊的衣服能這麼可愛,估計不會有人比得上你了吧
美咲:真的嗎~~~嘿嘿
角:沒錯~特別是你腿上這個鬆鬆垮垮的道具服~~雖然不像是loose socks嘛,當個loose bear也不錯~~~ [注:『loose socks』便是日本女學生常穿的褶皺的襪套/襪子。]
美咲:真不好意思啊!反正我就是個小矮子……呃~~~~~
角:別氣了~~~缺氧了不是~
美咲:呼~~~~啊,不過鬼屋裏擠進了我這麼一個布偶熊沒關係嗎?是不是再嚇人一點的好啊……
角:不會,你看看我們現在的狀況……
客人A:呀啊~~~~~~~~~~~~~~!!!!!!!!
客人B:呃哎~~~~~~~~~~!!!!!!!!!!!!!!!!
角:如你所見,我們社團歷來被稱為“日本最恐怖的鬼屋”……要是沒一個可愛的東西當誘餌的話,就沒客人敢進來了呢~所以你啊,責任重大哦~
客人C:媽~~~~~媽~~~~~~~~~~~~
美咲:裏面……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角:今天宇佐見先生不來嗎?
美咲:……啊、嗯,應該吧,他現在有工作脫不開身
角:唔……
美咲:ウサギ沒有權力來對我指手畫腳的!
ウサギ:我……愛你……所以……
美咲:『自那天以來,一直沒和ウサギ好好的說過話,雖然接送依然照舊,可他要是不開口的話,由我開口總覺得很冒火的感覺……之後,ウサギ因為又接到新活兒,便一直分秒必爭的忙於工作。我……是不是把話說得太過分了?不對,當然沒這回事!我也不記得有說錯什麼話,再說了,憑什麼非得我在這裏思前想後不可啊!』
角:美咲,客人來了哦
女生A:怎麼辦,好像是個鬼屋欸
女生B:欸?討厭啦~~萬一真的很嚇人怎麼辦?
女生A:對呢!
女生B:總覺得越看越嚇人啊~~還是去別的地方看看吧!
女生A:嗯嗯!
美咲:『不管這些了,總之現在先好好享受學院祭就行了!』請來鬼屋玩玩~~~
女生A:啊、是熊欸!好可愛~~~
女生B:去看看吧!
女生A:嗯,走吧~~~
[沒多久…………]
女生A+B:啊————————嗚嗚嗚嗚~~~~~~~~嚇死我了~~~~~~~~
不明人士:叔叔我也好怕啊啊啊~~~~~~
美咲:大、大家都沒事吧?
角:辛苦了辛苦了~~再戴下去真的要缺氧了,快脫了吧
美咲:啊呼~~~~~好舒服!
部長:今年也大獲成功!咱們去放鬆放鬆吧~~~
全員:Oh~~~~~~!!!!!
部長:誰跟我去第四家繼續~~~~~~~
角:我不去了,美咲呢,末班車趕得上嗎?
美咲:啊……都這麼晚了啊
[手機鈴聲響]
美咲:啊,不好意思……[接電話]喂喂?啊……所以我不是有在便條紙上寫得清清楚楚的嘛!知道了啦,你不用來接我的……我掛了啊!
角:宇佐見先生?
美咲:呃……嗯,沒錯……我都和他說了,今天是學院祭回家會晚一些,前輩你看啦,他居然發了18條短信過來……
角:真好啊~~他在擔心你呢
美咲:一點都不好啦!
角:真不坦率哪~~~
美咲:前輩?
角:那接著你打算怎麼辦?今天要不要住我家去?
美咲:……可以嗎?
角:反正我也覺得還沒喝暢快,咱們買酒回去好了,反正今天家裏也沒人
美咲:前輩的父母是做什麼工作的?
角:嗯——作家?
美咲:欸!和ウサギ同行嘛!
角:……美咲,手機挺吵的,調震動好不好~?
美咲:啊,好!

 
03-本性
角:美咲,牙刷只剩這種的了,要緊嗎?
[睡得迷迷糊糊Mode]
角:喂~敞開肚皮睡覺會拉肚子的哦~~~
[繼續睡得迷迷糊糊Mode]
角:美咲~~~~~……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萬一被人侵犯了你打算怎麼辦呢~~~
[手機震動中]
角:你好~
……唔!你是誰?
角:我是角~宇佐見老師,晚上好~美咲他呢,現在睡得正酣呢,接不了電話~
……你們在哪里
角:在我家。今天他很努力的在給我幫忙,累慘了吧~老師你要是來看看就好了呢,美咲啊……非常可愛哦~
我現在就來接他,可以把你家位址告訴我吧
角:哦~這樣啊……那麼依你的本事,作家·角遼一的地址應該查得出來吧~
……!
角:呵呵~不快點來接他的話,我可不負責任哦,那麼……
喂,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角:……你說呢~~~[掛斷]
角:歡迎光臨,ウサギ老師~
ウサギ:美咲在哪里
角:進屋來說怎麼樣?幸運的是,今晚家父並不在家
ウサギ:……沒想到你居然是角老師的兒子……
角:這個世界真是小,不是嗎~
ウサギ:美咲到底在哪里!
角:我為你上茶吧,還是說你想喝酒?
ウサギ:都不必了,我們馬上就走
角:你獲得新人獎而出道,家父便是當時的選拔委員,為了這個緣由,我從孩提時代開始就一直會聽到關於你的事情。拜此所賜,老師你的書我全部都看過了哦~不只是書,採訪的報導、不起眼的專欄、對談,我也都全部看過哦~~~不管哪一個……都讓我看不順眼哪~~我呢,原本就很討厭小說,你腦中虛構的那些個東西,讓我覺得根本就毫無吸引人的地方……雖說直到現在我依舊覺得它們極其無聊,但是……但是,當我讀了你的出道作品,不知不覺就哭了呢~如果僅僅是那一本倒還不足為奇,你出道至今的所有作品,看來已經將我的價值觀全部破壞殆盡了呢……聽了後你不覺得氣從中來嗎~~你有什麼權力這麼做?
討厭的話你別看不就好了
角:討厭?
ウサギ:我很清楚你看我不順眼
角:討厭……嗎,誰說過討厭你了?我啊……我可是喜歡你的喲~
美咲:[驚醒]欸…………這是哪里啊……想起來了,在角先輩家裏又喝了酒於是睡了過去……啊咧,隔壁房間好像有人在說話……前輩在和誰講話嗎?
ウサギ:你接近美咲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角:欸~沒錯
美咲:聽不太清楚欸……大概他父母親回來了吧?啊~~不可以這樣,我怎麼偷聽別人講話了……
ウサギ:玩笑也開夠了吧,讓開!
角:玩笑……?
美咲:啊、ウサギ!他怎麼會在這裏?
角:我還沒閑到為了這種事來開玩笑的程度呢~~~
ウサギ:那你想怎麼樣
角:我很清楚你對於美咲的感情,不過呢……總之,你能不能先讓我上一次呢~喜歡不喜歡等做了以後再說好了~
美咲:……哈!!!呃,什麼?!他們剛剛說了什麼?
ウサギ:……
角:看來你對於這個很在行啊~~說穿了,美咲不也是被你霸王硬上弓的不是嗎~
美咲:……!
ウサギ:呃……
角:呵~~果然是這樣~嘛,從美咲對你的態度來看就一目了然了呢!你只要把這當成是同一回事情……
美咲:不是這樣的——————!!!不是不是,根本不是這……前、前輩將ウサギ推倒……你、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角:呐,美咲~把這個人給我好不好?
美咲:——欸?
角:你不是一天到晚在抱怨ウサギ嗎~
美咲:『什麼…………前輩說的什麼意思……』
角:說實話,我自認比起你來,我更瞭解這個人
美咲:可、可是……
角:沒人會刻意和自己討厭的人呆在一起吧
美咲:不是……我、我沒有那個意思……啊哈哈哈…………『喂,白癡ウサギ,你幹嗎一聲不響……!你好歹說句話啊!再說,我可從來沒說過什麼討厭ウサギ的話啊……ウサギ他……』
角:這個人讓給我以後,你就住你哥哥那裏去怎麼樣~
美咲:『ウサギ他……』
角:老師……
美咲:『呃!為什麼角先輩親了ウサギ……』不可以!!!不要!!!不管是前輩還是別人也好,我不會把ウサギ讓給任何人的!ウサギ他……他是我一個人的!
美咲:呼——呼——呼——
ウサギ:美咲……
美咲:啊、不是……前輩……我剛才的意思是……
ウサギ:就是這麼回事,我喜歡的是美咲,不是你!
美咲:那個……前輩……!
ウサギ:走了!
 

04-異変
美咲:我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啊!你有空说我的话,干吗不想想你自己啊?瞧瞧你干的好事!明显是你比我更危险才是吧?你还不是被前辈给推倒啊……喂,你有没有在听啊!干嘛……突然抱住不肯放……放开我,我真得很生气!
ウサギ:我爱你……
美咲:所、所以我说你别以为用这种话就能蒙混过关……
ウサギ:我爱你……
美咲:烦、烦死啦你!我要去睡了……喂、叫你放开我……
ウサギ:我爱你!
美咲:……怎么了……
ウサギ:我……不管你是不是讨厌,都不会放手的……
美咲:『ウサギ……的样子有些奇怪……』
ウサギ:就算你从我这里逃开……我想我也会把你抓回来关起来……
美咲:……哈、哈哈~~喂,你这种想法很危险欸~~
ウサギ:我明白!
美咲:ウサギ?到底怎么了……你很奇怪欸……
ウサギ:美咲……吻我
美咲:呃?啊?呃?这……这算什么,不可能的,这就免了吧~~~难度太高了我修炼不到家……啊、对了,我、我说你干嘛不开灯嘛,乌漆抹黑的可不好哈……等一下,怎么了?你这样不太对劲……唔!ウサギ……
美咲:不是……不是让你不要……一直吻那里……别、别这样……不要含着…………要射了……嘴松开…………让你别这么做……!!怎么了……ウサギ……『好怪……』干嘛……你……我说你倒是说句话啊!你现在这样子太怪了……ウサギ……啊……
角:说穿了,美咲不也是被你霸王硬上弓的不是吗~
角:从美咲对你的态度来看就一目了然了呢!
ウサギ:我……爱你……所以…………
ウサギ:[讲电话中]啊,关于这一点啊……
美咲:我回来了
ウサギ:你回来了啊
美咲:啊、抱歉,在接电话?
ウサギ:没事,是相川打来的……你没什么吧?
美咲:啊……呃……嗯,嘛……
ウサギ:那就好[继续电话]嗯,是美咲回来了……呃?我说你要我说多少遍啊,这里……
美咲:『呃……问我“没事吧”……应该是指角先輩吧?ウサギ也恢复成一直的样子了,那时候的不对劲该不会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烦躁吧?而那之后的角先輩……』
角:美咲,昨天拍的照片有些已经打印好了,你要哪几张的话把号码告诉我,我寄给你
美咲:啊……哦……哈。。。『呃…咦…看起来和昨天完全没两样……』
角:啊,对了,今天的话你要不要去书店?我陪你
美咲:……我去!
角:啊,想起来了,我发现了家超好吃的猪肉包子店,去不去?
美咲:真的吗??猪肉包子大爱~~~~『应该还不至于是个坏人对吧……虽然因为前辈的关系,我说了不少奇奇怪怪的话……不过那个么,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不得不那么说对吧……嗯,总之万事大吉就是了~反正我没有被盯上就OK啦,哈哈哈~~~可是话说回来……ウサギ居然会被推倒…我再怎么醉醺醺也不至于看花眼吧,真的吓了我一跳欸 = =b』
ウサギ:你听我说,根据那个情况下的【受】的行为来判断,【攻】不得不那么做吧?
美咲:……呃?等……等一下!啊咧……照前辈将ウサギ推倒这个情况来看…………!!!!!!!也、也、也就是说…………ウサギ是……【受】!!!!!
美咲:先不管这个结论怎样,事实上有一些极其严重的麻烦已经如狂风暴雨一般向我袭来……而在当时,我——高橋美咲的19岁的秋季——还丝毫未察觉到一点征兆……
 

05-クマの木彫り
美咲:哥哥,謝謝你從北海道寄給我的特產,哥哥果然是哥哥,那個特產真是太合我口味了——不過啊……那個什麼來著……那個我說哥哥啊……就算我再怎麼喜歡吧……整整10條醃鮭魚也實在太勉強了唉…… orz
ウサギ:真不賴欸,雖然熊的木刻我本來就有,可是同時吃三條鮭魚的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耶!這麼栩栩如生的躍動感,孝浩的眼光還真是沒的說啊~~~嘖嘖
美咲:問題是,我們要三座木刻幹嗎?哥哥到底在想什麼啊~~~真是的,啊,我想起來了!順便也解決一下你那間“熊熊儲藏室”的問題好吧?你到底有藏了多少只熊的玩偶在裏面啊……前幾天它們終於變成一場“熊的雪崩”了你知道嗎,居然還害我撞出疙瘩來欸!!!
ウサギ:塞不下的熊就放二樓最裏面那間房間不就好了
美咲:某些人建成中的1/24實物縮小的萬里長城的塑膠模型已經堆成一堆了!
ウサギ:……那旁邊的房間好了
美咲:那裏都是你的鐵軌模型好不好!
ウサギ:……那再旁邊的?
美咲:你難道忘記綠球藻都養在那裏了嗎?!
ウサギ:唔…………那再買個房子吧[開始翻住房情報]
美咲:請·您·留·點·錢·養·老·吧!!!
美咲:『受不了……ウサギ這種大少爺作家的作風真是……不過,我也稍微放心點了,他仍舊是那副老樣子。前段日子ウサギ一直怪怪的,我確實有一點放心不下……啊、不過他平時就已經很怪了。。。』
ウサギ:今天吃什麼?
美咲:鮭魚拌油菜花、鮭魚味增湯、鮭魚拌飯、黃油鮭魚煎肉……啊,煎肉是白天吃剩的,熱一下再吃哦!反正我們暫時就只能吃鮭魚了,有意見的話請你和哥哥去說~
ウサギ:沒關係,鮭魚我喜歡
美咲:哦,還有件事,那個熊的木刻家裏不是還有好多嘛,哥哥又送了三座一模一樣的……我送我朋友可以嗎?『勢必得阻止他繼續增加熊的物件了!』
ウサギ:唔,一座的話沒關係
美咲:說歸說,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肯要啊,不過是個擺設罷了……要是再附帶送鮭魚的話,角先輩什麼的應該會肯收下吧……
ウサギ:角…………
美咲:還有啊,今天我打……工……?!
[抱緊]
美咲:ウサギ?幹嗎突然抱住我……?放開我啦,很危險的,我在點火欸!而且手也好腥味……啊!糟了……!等……等一下!
ウサギ:美咲……
美咲:讓你住手啦……色狼老頭!
ウサギ:我……
美咲:啊啊啊啊~~~真是的,笨蛋啊!味增湯都燒開了你看到沒!別一大清早的就幹些蠢事……啊、你看看都什麼時候了!我上學去了啊,今天我打工的時間往後挪了,晚上會晚一點回來
ウサギ:美咲……
美咲:哦,差點忘了,煎肉包在錫紙中的,你記得要剝了錫紙再熱知道吧?不然微波爐就遭殃了
ウサギ:……美咲!差不多是時候能讓你一個人住了,你覺得怎麼樣……
美咲:……呃……什麼…………啊、啊哈哈,是是是,你肯定又聽我哥他說了什麼吧?哎~哥哥他也真是的,只要一扯到我的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護著我,你不用全部都當一回事情啦~~~[拍肩膀] ウサギ,你都跟我哥都幾年的朋友了還不瞭解他啊,哈哈,哈哈哈哈……
ウサギ:……不是的
美咲:『太怪了……他果然還是不太對勁。。。』啊……糟、糟了,真的要遲到了!總、總之我先上學去了,我走了……!『怎麼回事……到底怎麼了,他為什麼這麼說……放在平時他根本不會這麼說的,莫非是工作上遇到瓶頸了?不會的,之前重要的那件已經搞定了,現在應該是休整中才是……既然不是哥哥說了什麼,那他幹嗎要這麼說啊!平時根本不可能說得出這種話來啊……仔細想想,以前每天要被他說十幾次的“喜歡你”,最近也沒再聽他說過了……有時覺得他快要脫口而出了,卻欲言又止,露出像剛才那樣複雜的表情直直得凝視著我……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不過,沒准他就是心血來潮吧……那人平時就心血來潮慣了~~~。。。不,ウサギ並不是個一時興起就說這種話的人……那究竟是……怎麼辦,我現在的心情非常動搖……』
角:我不要
美咲:別這樣嘛~~~~你瞧你瞧,居然有三條鮭魚欸!而且你看到沒,這造型又是多麼洋溢著躍動感啊~~~
角:我還是覺得熊的木刻只要有熊就可以了哪~~~啊,不過鮭魚段我就收下了,多謝啊~
美咲:欸~~~~~~這熊的木刻要是沒了鮭魚的襯托就貶值了耶~~~前輩怎麼老是在一些細枝末節上計較啊。。。以前送你櫻桃時候你也說“討厭櫻桃種子的大小”什麼的 orz
角:順便說一下,枇杷種子的大小那就相當於犯罪級的了呢……
美咲:嗯……有道理哦,枇杷看來是把人類給看扁了……就算它把自己送上去給別人吃,一看到那枇杷核的大小人家說不定就……
角:話說,ウサギ先生還好吧?
美咲:幹……幹嗎這麼問?
角:隨便問問罷了,就想知道他最近怎麼樣……出什麼事了?
美咲:其實我要說……一直到現在前輩你腦子裏在想些什麼我都完全摸不透,還有啊,你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時候我也完全分不清……
角:怎麼這麼說嘛,我隨時隨地都很認真的欸!
美咲:你現在就讓我覺得……
角:真要說的話,還不都是因為某些人不乾脆的態度,使我覺得有想出手的衝動呢……
美咲:……呃?
角:怎麼了~~我剛剛說什麼了?


06-ウサギ父
美咲:『我態度不乾脆?都是因為前輩每次講到重要的地方就拐彎抹角的一筆帶過,弄得我到現在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什麼嘛……我這人從來都是對誰都有什麼說什麼的嘛!不過,ウサギ當時的那句話,我一直都在躲避……難道真是我做錯什麼了?』
ウサギ:美咲……我……
美咲:『ウサギ……他當時究竟想說什麼?……咦?我前面那個叔叔從剛才起就一直站著不動……幹嗎啊他?現在高峰時間咧,要買票的話就快點呀!阻礙交通!』
冬彥:唔…………
美咲:『啊咧……難道說…………』那個……不介意的話,我來幫你看看好嗎?
冬彥:欸?
美咲:我是說路線圖啦,覺得您像是看不清楚的樣子……
冬彥:啊,那個倒是沒問題,不過我想去的是帝都酒店……
美咲:260円
冬彥:是嗎,真不好意思啊……唔……260円……票子一張……好嘞!
美咲:『這人……該不會沒乘過電車吧?』那個……
冬彥:嗯?
美咲:我在您之前的那一站下車,不介意的話到目的地之前,我們結伴同行?
車掌:親愛的乘客們,當您在優先席位附近時,請將您的手機關機,其他席位的乘客請將您的手機調至震動檔,並且適當控制您通話時的話音。非常感謝廣大乘客的配合。
[注:日本的「優先席」基本上就類似於國內的“老弱病殘專座”,會用不同顏色區分。另外從幾年前開始,日本的鐵路局就已經作出“優先席位附近將手機關機”的統一規定。而特別在乘車高峰時間,一般車掌都會提醒乘客們在擁擠的車廂中將自己的手機調至震動檔,以防吵到別的乘客。]
美咲:『啊咧……怎麼搞的,我怎麼覺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識。。。和素昧平生的人搭上話,一起坐上電車……我是不是以前曾經有過這麼一段經歷啊。。。而且,好像就是因為那件事,拉開了一切不幸事件的序幕…………=___=||||』 [注:沒錯沒錯~~~回顧請見「純情ロマンチカⅣ」和ウサギ兄——宇佐見春彥偶遇的片斷 XDD~~~]
冬彥:真不好意思啊,讓你多費心了……
美咲:哪里哪里,我不要緊的
冬彥:我差不多有20年沒乘過電車了吧……現在這交通可真是發達啊。不過真的多虧有像你這樣親切的人來幫助我,之前我也問過別人,不是隨口應付一下,就是被徹底無視,想必是把我當成兜售的人了吧……真讓人覺得無助啊……怪不得一直說大都市的人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
美咲:哈……『要我說的話,大家其實是不想和你扯上關係才是吧…… 中年人、高個頭、在一個平日的傍晚的通勤電車上,一身黑衣加一副墨鏡,而且兩手空空……怎麼看此人都——很·可·疑!』
[電車一陣晃動]
美咲:哎呀……
冬彥:小心!
美咲:啊、不好意思![被角先輩拒收的熊木刻從袋子中掉了出來]
冬彥:哦呀,是熊的木刻!這個木刻真是一個傑作之物啊,雖然我家裏原本就有熊的木刻,但同時吃三條鮭魚的熊我確實前所未見啊!方便的話,我想請問一下,你是從哪里購得這件物品的呢? [注:參見第5軌,ウサギ爹和ウサギ又說出了同樣的話……這一家人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二子……]
美咲:呃……啊,這是人家從北海道寄給我的禮物……啊!不介意的話,請您收下吧?我家裏還有兩座一模一樣的……
冬彥:呃?可是這……
美咲:請吧請吧~~~本來就是多餘之物,請不必介意!
冬彥:真讓你見笑了,沒想到會在這裏收到這麼貴重的禮物
美咲:『Lucky——!!!!』
冬彥:呃……這樣的話,我身邊也正好有一件多餘之物,雖然寒酸了一些,不知你是否願意當作回禮來收下呢
美咲:哦、謝謝!『這個……是洗澡時候浮在浴缸裏小鴨子?』
冬彥:一不留神就買太多了……我兒子,我捉摸著和他一起洗澡的時候,將小鴨子放在浴缸裏應該會增加點樂趣什麼的
美咲:是為了您兒子嗎?
冬彥:其實也不算什麼新鮮事了,我和兒子兩人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如果有機會能兩個人一起洗個澡,大家裸裎而對敞開心懷談一談的話,說不定就能化解所有的矛盾
美咲:啊~~~~~『要說叛逆期的話,其實我也有過啦』您兒子多大了?上幼稚園了?或者是小學低年級?
冬彥:唔……我記得應該是31歲吧
美咲:『31歲——————!!!??? 這人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冬彥:該怎麼說呢……世界上有些事情,如果你不用嘴巴好好的表達的話,對方是不可能領會你的心思的
美咲:呃?
冬彥:就算自己心裏覺得再怎麼為對方著想,對方若是根本不知道你的心意的話,一切努力都只是付之東流罷了……這一點真的很難做到啊……
…………
車掌:本站出口在右側,下車的乘客請勿相互擁擠,有序地依次下車。
美咲:那我就先走了……呃?您應該是下一站下車哦
冬彥:沒關係,我也這裏下好了,作為你送我木刻的回禮,我請你喝茶好嗎?
美咲:啊……沒關係的啦,您的心意我領了
冬彥:這怎麼成……[突然手機鈴響] 啊、不好意思……[接電話ing]是我。什麼?是嗎……我明白了……
美咲:『趁這機會還是溜吧……』
冬彥:[掛電話]抱歉,本來是由我邀請你的,沒料到被人發現我人在這裏了……接我的車子已經停在出口那裏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美咲:啊……哪里哪里,您完全不必介意!
冬彥:那麼……我們就一起走到出口,如何?
美咲:哈……
冬彥:今天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到底是20年左右沒乘過電車了,還真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呢,今日一遇讓我覺得很愉快
美咲:您覺得開心就好了,哈哈……啊,不過您為什麼會突然想到要坐電車呢?不是有車子接送您的嗎?
冬彥:呃……事實上這是因為……
春彥:社長,終於找到您了
美咲:『呃?……………………ウサギ哥哥!!!!!!!』
春彥:你怎麼會在一起……
美咲:那個……也沒什麼大事……
冬彥:是他告訴我怎麼坐電車的。我聽秘書說,你也曾坐過一次電車吧,於是我也產生了一些興趣
美咲: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那個……你好…………原來這位是您公司的……社長大人呀~~~哦呵呵呵~~~
春彥:這位是家父
美咲:『ウサギ爸爸—————!!!!!!!!!』那……那個,對於您的櫻桃我真的非~~~常感激,不過真的真~~~的不需要了,呵呵…………告辭了!!!!
美咲:喂…………櫻桃?你認識的人嗎?
春彥:他是秋彥的……
美咲:唔?秋彥的?
春彥:…………
美咲:哥~~~~~哥哥~~~~~~嚇死我了 TAT 我肯定已經費洛蒙亂射了啦~~~怎麼可能,居然會和ウサギ爸爸偶遇?!而且還連帶見到ウサギ哥哥……除了我的“ウサギ家專用費洛蒙”外溢之外我再也想不出第二個更好的解釋了啊!!!呼——呼——沒錯,我身上肯定有“ウサギ家專用費洛蒙”的存在,簡稱:【ウサ蒙】………… [注:『ウサミ家専用フェロモン』略して『ウサモン』 XDD~~~]
美咲:ウサ蒙^…………≈homo…專用?! Orz......被自己說的話給orz了。。。這一樣要外溢的話,也起碼……起碼是……到底怎麼了,自從和ウサギ在一起以後,我就一個勁碰上奇奇怪怪的事情……
冬彥:就算自己心裏覺得再怎麼為對方著想,對方若是根本不知道你的心意的話,一切努力都只是付之東流罷了
美咲:對方若是根本不知道你的心意的話,一切都沒有……意義……唉,真不太想回去呢,回去了說些什麼好呢,為什麼ウサギ不把話說清楚呢?他是在煩惱什麼嗎……從他樣子看來應該是沒錯,否則也不會說什麼讓我一個人住的話了,他幹嗎說這種話……好好講清楚不行嗎?ウサギ到底想讓我怎麼做呢……

07-告白
美咲:我回來了……
[ping pang]
美咲:怎麼了!我聽到打破東西的聲音……
ウサギ:啊、回來啦……我想拿杯子倒一杯咖啡,沒想到杯子裂了
美咲:啊?你有沒有腦子啊……耐熱的杯子不是放這裏的嗎?要不要緊?受傷了嗎?
ウサギ:不要緊……(大概)
美咲:啊!!!手指流了老多血——快點放冷水裏沖啦,等會兒我再幫你消毒!
ウサギ:真沒勁欸……
美咲:什麼沒勁?
ウサギ:像這樣受傷急救的時候,不是應該有“王道”行為的嘛。。。
美咲:哈?我不是在給你準備了啊,看到沒,你最喜歡的泡泡消毒液
ウサギ:我不是指這個……規定不是說,“手指受傷流血的時候,對方如果不用嘴吸吮在傷口上是不能止血的”,我在電視裏看到過欸
美咲:俺們平民老百姓不興這套法規 = =+ 真是的……唉……來,消毒……好了……再包紮一下……『ウサギ又變回原樣了……』
美咲:喏,咖啡
ウサギ:唔
美咲:『可是這麼拖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吧,如果不一五一十清清楚楚地和他說清楚的話……』工作嗎?
ウサギ:嗯
美咲:那……那個,ウサギ……
ウサギ:有事?
美咲:『怎麼辦……不起個話頭的話……』哦、是這麼回事,今天我、我在車站……『不行不行!萬一說到ウサギ爸爸的事情的話,就不得不觸及ウサギ哥哥的話題了……』
ウサギ:啥?
美咲:啊……沒什麼大事,今天我在車站拿到了10包餐巾紙哦!
ウサギ:唔……那擤鼻涕就不怕沒紙了吧
美咲:唔!可以大手大腳的用了!
ウサギ:唔……還有什麼事?
美咲:呃……那個……啊、那個熊……我是說鈴木先生,我想順便給它換一下絲帶……
[注:鈴木さん→,圖片選自純情シリーズ的周邊產品圖]
ウサギ:請便
美咲:多謝……
美咲:不好意思……在你工作的時候來煩你……
ウサギ:不用放心上,很簡單的專欄罷了,花不了多長時間
美咲:『全神貫注……這是當然的吧,在工作嘛……啊、不過仔細想一下的話,ウサギ工作中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認認真真地觀察呢……話說回來,我絞盡腦汁都沒想出個究竟啊!對我有意見的話,他直接跟我說不就得了,還是說他覺得跟我直說的話可能會傷到我,所以出於擔心才一直拐彎抹角?那說到底,到底什麼事情說出來會傷到我啊?』
飯燒得不好吃?——每天他不都吃的精光還說要添飯
嫌我煩?——他不動手動腳的我根本就不會朝他吼嘛!
我礙著他了?——他工作的時候我都小心翼翼的保持安靜的啊
不想再當homo了?——怎麼可能……說到底把我拖下水的人是誰啊?!
討厭起我了……?
美咲:那個……ウサギ……你、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
ウサギ:嗯?
美咲:有的話你就說啊,你現在這算什麼意思,這段日子以來你像變了個人似的,難道角先輩的事情就那麼讓你在意嗎?我有言在先,那個人並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壞蛋,只不過有時候實在分不清他是不是在開玩笑罷了!早、早上也是,突然冒出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算什麼意思嘛,明明自己說什麼就算我從身邊逃開的話也會抓我回來關起來的,根本就是說一套做一套嘛!還有,我覺得你有話就當面跟我直說好了,覺得我煩也好,礙著你也罷……
我完全沒這個意思,反而是你……
美咲:……什麼啊?我到底做錯什麼了啊?我心裏一點底都沒有好不好!『你幹嗎什麼都不說……你到底想說什麼?那麼……大概由我來說比較方便吧?你……是不是開始……討厭我了……』
美咲:搞什麼名堂啊?平時老說些無聊的話,突然又什麼都不說了,你這麼沒來由的沉默,讓我怎麼能不胡思亂想啊!到底是誰一天到晚在叫“我愛你”“我愛你”的啊!『本來就是嘛,他明明連這麼丟死人的話都能脫口而出一大堆…什麼“我愛你”啦……呃?!』
ウサギ:我愛你……
美咲:對了,今天晚上我們吃泡菜鍋吧!
美咲:『啊咧……』
ウサギ:我從來沒從你口中聽過“喜歡我”三個字……
美咲:呃嗨~~明明說過的嘛~~~~就是忘記什麼時候說了。。。
ウサギ:你所謂的那種“喜歡”,每次總要在話頭話尾加個“大概”、“可能”什麼的……
[注:出自「純情ロマンチカⅤ」第1軌]
美咲:『啊咧……說到底,是因為我沒有好好和他說“我喜歡他”的關係?可、可是這種事情也不用老是嘴巴說…………』
冬彥:對方若是根本不知道你的心意的話,一切努力都只是付之東流罷了…
角:還不是因為某些人的態度太不乾脆……
美咲:『呃?呃??都是因為我沒有好好的給他回答,所以他才會變得不安?可是真要說回答的話,我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啊……我是怎麼看待ウサギ的呢……當、當然不是說“討厭他”的意思,可、可是……這個跟那個是兩碼事情啊……』
ウサギ要是和別人好上了,我會覺得那樣也不錯?——這個……這個確實還有點討厭……
別人把他搶走的話,我也覺得無所謂?——那個好像也……也蠻討厭的……
美咲:『照這個邏輯來看……那就等於……是“喜歡”咯?呃————!!!』
ウサギ:我先去洗澡了
美咲:ウサギ——!!我…………喜………………
ウサギ:呃?
美咲:沒……沒有……沒什麼。。。不對,我是說……『這可不行!這麼下去跟以前有什麼兩樣?』
美咲:我的意思是……那個……那什麼來著……對吧…………這個……這話怎麼說來著……『我幹嗎這麼窩囊啊!想說什麼就說啊,現在就該像個男子漢一樣,把心裏的話完完整整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原原本本的一股腦兒倒出來不就好了!美咲,你倒是給我說啊!!!』
美咲:喜…………西…………習…………系…………喜、喜、喜…………我、我是想說……我喜…………喜…………
ウサギ:……美咲,呵呵~
美咲:…………對不起。。。。。。我已經極限了 orz 『差勁啊~~~~我實在太蔫了~~~可、可是這也不能怪我啊,我連跟女孩子都沒告白過啊!這種情況下,突然當著對方的面告白也太不現實了吧?當然道理我是明白……可我……我的水準真的就……』
ウサギ:呵呵~[摸頭摸頭]
美咲:『啊……是ウサギ的手……』
美咲:混、混蛋!趁人家頭腦不清的時候親……親嘴……
ウサギ:謝謝~我很滿足
美咲:啊……『這個表情……是那個我司空見慣的ウサギ的表情……』那……那個我……
ウサギ:那就這麼定了——[扛起來]
美咲:幹、幹嗎把我扛起來,放我下去!
ウサギ:你的心意我已經完全懂了~
美咲:混蛋,放我下去!我……我還什麼都沒說呢!
ウサギ:我已經心領神會了~~有些事,是不需要語言也能夠傳達給對方
美咲:可……可是從我的立場來說,我還是覺得把話說清楚比較……咦?手指上的繃帶鬆開了?抱歉,前面我沒綁好
ウサギ:唔,沒什麼大不了的
美咲:啊!血又滲出來了!都是你自己蠢蠢欲動的錯……笨蛋!好啦,把手給我,我重新給你包紮一遍……
美咲:……你想幹嗎?
ウサギ:舔它……
[超級不情願樣]
ウサギ:美咲……好好看著
美咲:…………
ウサギ:美咲……我愛你……
美咲:『別發出這種呻吟聲……別這麼近地看著我……真不甘心,被他看出來了吧……不過就是個笨蛋ウサギ而已,居然讓我……讓我這麼……心動不已……』
ウサギ:身子……轉過來……對,腿再張開一點……沒事吧?
美咲:怎麼可能沒事!這種感覺……我沒辦法習慣啦!
ウサギ:那……到你習慣它為止,不管多少次我都會教你……
美咲:啊……嗯……
ウサギ:我愛你……
美咲:吵……吵死了…………別老把一句話……翻來覆去的說……啊!別咬我耳朵……!話又不是重複的次數多才好……
ウサギ:你錯了……有些話,每說一次,都會在心中留下更深刻的印跡……
美咲:怎麼……怎麼可能有這種事……『ウサギ這些令人火大的地方……』
ウサギ:你不是心知肚明嘛……
美咲:『像這樣……遊刃有餘的樣子……』我心不知肚不明啦!啊……唔…………不要動啊……
ウサギ:我愛你……
美咲:『仿佛將我整個人都已經看透一般……這傢伙……真得讓人氣不打一處來……』
 

08-告白の続き
美咲:啊!你又搞什麼啊!
ウサギ:啊……我倒咖啡到玻璃杯裏的,又破了
美咲:我不是跟你說了,耐熱杯放在這裏!!真受不了……你是不是都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啊?你這個樣子,我只能用魔術筆寫在上面了!
【耐熱杯】
美咲:完成!以後咖啡就倒這個裏面!
美咲:『ウサギ……看起來和平是沒什麼兩樣吧……可是……』那個……我說……
ウサギ:什麼?
美咲:嗯……就是說……如果我的存在給你帶來麻煩的話,我會考慮搬出去自己住……就隨便想想也不是真的要搬什麼的……
ウサギ:呃?什麼……誰說過讓你搬出去住了?
美咲:………… 我靠!是你這個混蛋自己說的吧!!!什麼嘛,你知道我有多麼不安…………不,不是,算了,沒這回事就最好了!
ウサギ:美咲……
美咲:幹、幹嗎……突然又抱住我……
ウサギ:接著~昨天你那個告白,就沒下文了?
[抽筋ing……]
美咲:呃——啊————你指哪件事?
ウサギ:嘛……你居然有這麼大的毅力撐到現在,我覺得這點也是個謎團……
美咲:你說什麼!別開玩笑了!你可別以為我會永遠處於下風啊!我、我只要真得想做的話……
ウサギ:謔~~~~~~那你說說你到底能做什麼呢
美咲:這……這個麼……當、當然就是……和你這個混蛋做一樣……一樣色的事情了!
ウサギ:謔~~~~~~~~~~~
美咲:『氣·死·我·了!!!!!!!』你給我看好了!
[捂嘴]
ウサギ:手捂在嘴巴上?你在幹嗎啊?
[放開]
ウサギ:呃?喂,美……
[ウサギ的嘴被捂住]
ウサギ:???$*(&*#&*(&%@???
美咲:不許講話!這招怎麼樣!這叫【間接接吻】,夠色吧!!!!
ウサギ:…………噗嗤……哈哈哈哈,嗯嗯沒錯……是蠻色的…………哼哼哼哼~~~~幹得不錯 哈哈哈哈哈~~~~
美咲:吵死了!!!你笑得太過頭了吧!我可是下了人生最大的決定才這麼做的啊!!可惡~~~~~~快點把你的早飯解餓掉!
美咲:哥哥,我依然老是被笨蛋ウサギ給耍著玩…… TAT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